楼主 | 收藏 | 举报 2016-10-14 20:34   浏览:378   回复:0

佛经之中尽是好文章

作者:扬州孙香我

听说,对那些瞎改他文章的编辑,张中行曾出过恶声:“改我一字,男盗女娼。”不知道的人,以为这老头子倚老卖老,太不讲道理,你再是什么名家,文章做得再好,当真就一字也不能动吗,还骂出这么难听的话来。我却有点能理解,怕不能怪老先生。一次张中行的文章中有个“娑婆世界”,到了编辑那里,大概以为老头子老眼昏花了,什么娑婆呀,没听说过,把婆娑写倒了吧,就大笔一挥,给改成了“婆娑世界”。凭良心讲,碰到这样的编辑,真的不能怪老先生要出恶声了,换了谁怕也都要开骂的吧。不是我说现成话,老先生的这篇文章要到了我的手上,敢肯定,我是一定不会弄个“婆娑世界”讨骂的,这样说好像我比人家编辑的水平还高似的,其实一点点这样的意思都没有,只是我这人喜欢乱翻书,偶尔也会读点佛经什么的,碰巧知道佛教里的的确确是有个“娑婆世界”的。

记得那年第一次去香港,拖了大半箱子的佛经回来,到了禄口机场,好像是个武警,大概是见这只箱子沉甸甸得有点可疑,让打开检查,见一只大箱子里面差不多都是佛经,武警抬头再把我看看,估计心里在嘀咕:这家伙也不像个和尚啊。是的,我不是小僧老衲,也不是在家的居士,但我真的是常常喜欢读点佛经的。喜欢读的原因是什么呢?记得周作人曾回忆过鲁迅:“鲁迅在一个时期很看些佛经,这在了解思想外,重要还是在看它文章,因为六朝译本的佛经实在即是六朝文,一样值得看。”而知堂自己也是读过不少佛经的:“我只是把佛经当作书来看,而且是汉文的书,所得的自然也只在文章及思想这两点上而已。”真不是攀附先贤,我之喜欢翻翻佛经,确实是和这兄弟俩有一点契合的,虽说也是想了解一点佛经里的思想,但更多的我还是把它当作文章来欣赏的。比如一部《金刚经》,我就是时常要读读的。“应无所住而生其心”,这样的思想,的确是很叫人佩服的,据《六祖坛经》记,当年惠能初见五祖,听讲《金刚经》,听到这八个字一下子就大悟了,五祖便将衣钵传与他,成了禅宗六祖。说老实话,这八字真经,就是对像我这般的愚顽之辈,亦是如同棒喝,叫人恍然大悟的。但我之喜欢《金刚经》,除了它的思想,对其文章亦是佩服得不得了的。你看它开头就写:“一时佛在舍卫国,祗树给孤独园,与大比丘众,千二百五十人俱。尔时世尊,食时着衣持钵,入舍卫大城乞食。于其城中次第乞已,还至本处。饭食讫,收衣钵,洗足已,敷座而坐。”只是老老实实的记录佛祖穿好衣服,拿着讨饭家伙,进城挨家挨户要饭,要回来吃饱了,收拾一下衣服饭碗,再洗洗脏脚,然后铺好位子,坐下打坐。平常的佛祖,平实的文字,多好的文章啊。你想想,这要让如今那些个专会写美文的作家们文人们来写,那还得了,是写经啊,写的又是佛祖出场,还不铺锦列绣、妙笔生花,写得神光四射、云里雾里啊。说出来不怕人家笑,我年青时也是喜欢看所谓美文的,很是佩服那些作家真是太有才了,怎么写得那么漂亮呢。但如今,对那些个美文的感觉,我不说谎,就只剩下一个字,腻。翻了几十年的书,若到今天还不能识得一点文章的高下好丑,岂不冤枉。如今喜欢的,正是《金刚经》这样的文字,质朴,平实,辞达而已矣,这才是好文章呢。

知堂曾慨叹:“士大夫不读佛书以为正派,却亦即此吃亏不少了。”这话真不是瞎说,单单以文章论,中国自唐宋八大家开始的一些文人,专会写那放言高论、铿锵有力的大作,要么就是擅长写那雕龙镂凤、诗情画意的美文,就是不肯老老实实的说话,平平实实的作文,怕正是吃了不肯读读像《金刚经》这样的好文字的亏吧。所以知堂老人又诚恳的说:“我不敢妄劝青年人看佛书,若是三十岁以上,国文有根柢,常识具足的人,适宜的阅读,当能得些好处。”这话也算得是金针度人了。当然,如若你对佛经一点兴趣也没有,知堂这话你也可以不听他的,但你因此也就错过了欣赏一些好文章,这却是一点不假的。小和尚念经,他要记词句,老和尚看经,他要了生死,反而是我们这般凡夫俗子,没有那些个负担,可以一味只把佛经当文章来欣赏,不亦快哉,你要还是不晓得读,那真的就是你自己的事了,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别人。

 
网站地图 | 联系方式 | 排名推广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